托班记录——点点

自2017年下半年起,我陆续招收了几个住在我们小区里不足3岁的孩子来我家玩游戏、唱跳英语歌、听故事、画画等。我管它叫托班。“上课”时,孩子们和天天在一起,每次1个小时,每周两到三次。这样,我便可以一边带自己的孩子,一边工作了。

点点,一岁七个月,女孩。有副极度不高兴的脸。眉头皱成一团,很少笑。哭的时候浑身紧张,握紧拳头,埋头大叫。

刚来我家时,她像一只小猴牢牢地趴在她外婆的身上,不肯脱鞋。不肯落地。外婆说:“哎!我们在家,在垫子上玩就会脱鞋呀,怎么在这里不愿意脱鞋呀?”我示意她外婆不要继续责难她,说没关系。

第一次课,我试着给她唱儿歌、讲故事、玩积木。她面无表情的盯着我,听了一会儿歌。一旦拽住一颗积木,就死死的不松手。一副防御的样子。她去抢天天手上的积木。天天哇哇大哭。她看看天天又看看我,再看看坐在沙发上的外婆。也扬起头,佯装哭泣。哭两下停着,睁开眼看一看。见没有大人干预,她便停止了哭泣。我抱着天天安慰一下,天天眼角的泪还未干,便又投入到另外一个积木游戏中。点点不甘心地又一次破坏了天天刚刚搭起的积木泄愤,由此激起天天更大一轮嚎哭。

我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们两人。天天找我要拥抱。我抱住天天,对点点说:“点点刚才手里的积木被天天拽很不高兴,现在把天天刚刚搭的积木给推倒了,天天挺生气,也挺伤心的。”

我拿起一块积木给天天,他又开始安静地搭积木。不一会儿,点点转过身去把书架上的书全部拉倒在地。在沙发上的外婆有点儿坐不住了。我向她伸出手臂轻轻摆了摆,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。

这就是当天点点拉下书架的书

天天对点点把所有的书都从书架拉下来,并不太在意,指着地上一本托马斯的书,要我给他念。我坐在一摊书里开始给他讲托马斯。

点点慢慢被吸引过来。听我讲了一会儿。接着被小猪佩奇的那套硬壳手掌书吸引过去。她将小书都拉出来,然后一本本的想塞进去。

小猪佩奇手掌书

时间到了,点点拽紧小书,不肯还给我。我跟她外婆说:”一会儿我会从她手上拿回这套书,她应该会哭一会儿,你抱着她,不用说什么。“ 我从点点手里夺过小书,慢慢说:”书要还给阿姨了,下次还可以过来看。“ 她立刻拼命哭起来。我心里并不清楚她到底会哭多久,结果还没等外婆把她抱到门口,她就骤然停止了哭泣。

第二次课,他们的冲突更多更密集。

第三次课,点点被抱来了之后不愿意进门,感到很害怕。天天也把门关上,不让她们进来,僵持了一会儿之后,天天也想在外面去玩,所以干脆就出去了。我跟她外婆说不必勉强,今天就不上课了,我们出去走走吧,让他们互相熟悉一下。

在外面,天天和点点基本上互相不理睬,各玩各的。点点满处跑。我找机会跟她外婆说了很多话。她感到很惊讶我说孩子摔倒了,要去扶。她说她一向都是不扶的。我就跟她说,刚才在小坡上的时候,你那么担心她摔倒。一定要牵着扶着。而她在平地上走,真的摔倒了,你又不去扶她。这其实是矛盾的。我说你要相信你的感受,当你觉得真的需要帮助她的时候或她向你求助的时候,就去毫不犹豫地帮她。只要这个感情是真的,就不会宠坏孩子。她还提到在家里发现保姆们真的很喜欢说孩子好棒。她说她向保姆们强调,不要再说好棒。我对她说,大人们只要是出自真心感到孩子的进步,说好棒是没有问题的,但如果发现自己只是没话找话,随口说说,这种好棒就没有意义。一旦哪天停止过分夸奖她,孩子会有种受到惩罚的感觉。我说我们不必着急在家里开始上课,明天你还是把她抱来,如果她不愿意进屋子,我们就还是出来玩。她说好好好好,我也没有指望她一下子就变好。

我原本以为,点点会这样持续几次都不愿意进屋。没想到,那次户外活动之后。她就愿意进我家来玩了。天天也没有把他们关在门外了。

慢慢地,点点的笑容多起来,和天天有来有往,虽然也打斗了一两回,但基本上还挺和睦的。

最近上课就是我提供一些玩具,孩子们自己玩,我和她外婆讲一下话。

溜冰鞋

客厅经常就是这样混乱着 
 

一大早天天要穿溜冰鞋。客厅里还一片狼藉。垫子上还有思思昨天吃蛋卷时留下的一大片渣。我定一定神,同意了。我不仅给他穿上了溜冰鞋,还给他戴上了护具。本想让他就在走廊上滑一下,结果他指着客厅说要下去。我很犯难,想跟他说,不要在垫子上滑,可是垫子就在地上占了一大片,显然做不到嘛!于是跟思思说,我们赶紧收拾一下,空出一些地面给他滑吧。思思同意了,我们三下五下略微收拾了一下。我刚把垫子卷起来,天天就大叫不行。我蹲下身,对他轻轻说,溜冰鞋在垫子上滑不动,而且垫子受不了你的溜冰鞋在上面蹭,会弄破的。天天的脸上表情还没来得及变化,嘴里回答我说:“好!”(他每每说“好”的时候真让人心旷神怡)我收好垫子牵着他的手在地上滑。他最近站得越来越稳了。也能走几步。我只用轻轻的拎着他几根手指。不到两分钟后,天天说:“妈妈,我不滑了,给我脱溜冰鞋,我要玩车车。”我大舒一口气,我真不知道他会让我弓着腰牵着他的手滑多久?没想到这么快他就改变主意了。我高兴地给他脱鞋,他也高兴地去玩他的玩具车了。

天天的要求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对抗。这让我非常乐意帮他去做他想做的事。他让我感到,可能压根就不存在什么Terrible two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