礼尚往来

因为杜同学在她BLOG上荣登了本人对于她《过年》一文的回复,哈哈,所以俺也不客气地将我看到的最为搞笑的一篇《MASK》给转载过来,哈哈哈哈,杜同学果然是我从小到大最爱的冷笑话大师:

MASK

By Jean

我有一个黑色的Mask, 能把大半张脸蒙住,只露眼睛及以上的部位。

本来是滑雪的时候才需要用的,可是最近多伦多实在太冷了,风吹得脸好疼。

第一次戴的时候,一出门就碰到8个男生并2排站着,看见我就大笑,然后碰到杨半仙,也说很龊,像抢劫银行的。

我犹豫了一秒,还是宁愿龊,也不要冷。

连着戴了几天,自己龊着龊着就习惯了,几乎到达旁若无人的境界。

今天回家,路上居然迎面走来一个五大三粗的,带着类似Mask的男生;我下意识地就转移目光,赶紧回避,生怕他看到我有类似打扮而过来打招呼。

就在我们俩错身的一瞬间,我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疑问:满大街只有我们2个戴mask,算是同道中人了,应该惺惺相惜才对阿,可是为什么避之不及呢?

答案马上就出来了:

因为他戴这个Mask更龊,龊和更龊是无法惺惺相惜的,只有五十步笑一百步。